相关文章

杭州有一批“民工品牌”

  近年来,这样的“民工品牌”在杭州并不少见,沙县人做福建小吃、安庆人做天津包子、延边人做朝鲜打糕,还有安徽含山县人做木工活……

  公司找木工喜欢去含山

  每年元宵节过后,安徽省含山县铜匣镇都会迎来一拨从全国各地前来“抢人”的招工大军。十年前,这个并不起眼的小县城还只是一个简单的劳动力输出地,而今,这个地方的装修工人已经成了“民工品牌”。

  1997年,24岁的木匠王启峻等一批含山县木匠集体外出打工。含山县有一个传统,走出校门的学生都会学一门“养老手艺”,而木工则成为他们首选的手艺。

  凭借着这门传统手艺,王启峻成为杭州装饰行业的一名木工。几个月之后,连公司的老板都知道,有名安徽来的木工活干得又快又漂亮,一张床头柜只要半小时就能做好,他的收入因此很快由最初的800元/月上升到2500元/月。

  三年以后,王启峻成为一家知名装修公司的项目经理,那年春节,王启峻从老家带来了十多名装修工人,组建了自己的施工队伍,当年,这支纯粹由含山县工人组成的施工队业绩十分突出,含山装修工的名气越来越大。

  2000年以后,装修行业发展迅猛,仅靠王启峻带到杭州来的工人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此时,一些公司开始主动派招工队直接到含山当地招收工人。

  据王启峻介绍,当时他出去的时候,镇上约有60%的年轻人从事装修行业,而现在,几乎九成以上的年轻人都干上了这个行业,全国各地的装修公司都能看到含山装修工的影子。

  “民工品牌”杭州不少

  和含山装修工的名气同时在杭州打响的还有片皮烤鸭、天津包子、朝鲜打糕等一批“民工品牌”。

  三年前,安徽芜湖籍农村妇女张兰梅只身一人推着一辆自行车在胭脂新村摆出了一家片皮烤鸭铺。如今,她一连开了3家烤鸭店,光翠苑店一天能卖掉近30只鸭子。据张兰梅说,她们村里最早只有不到十个人到杭州来卖烤鸭,现在几乎整个村子都有人来了。

  天津包子铺数量增加之快同样惊人,一位在永康苑附近卖天津包子的店主说,“做天津包子的都是安徽安庆人,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只在学校门口摆个流动摊,后来越卖越好,老乡带老乡出来,现在很多小区门口都开了这样的包子店。”

  而沙县小吃则算得上是杭州成名较早的“民工品牌”,这两年,福建当地有关部门干脆开办沙县小吃的培训班。

  除此以外,辽宁延边人做的朝鲜打糕,江西人经营的汤罐虽然这两年才来到杭州,但势头的迅猛绝不亚于这些老牌生意,“民工品牌”甚至还涉及到出租车、足浴技师等行业。

  自发形成生意窍门

  “民工品牌”的形成并不容易,从他们的形成过程来看,他们的技术并非家乡特有的,很多都是在打工过程中磨练出来的。

  安徽烤鸭初来乍到用的是安徽芜湖民间做法,结果这些烤鸭不是太油就是太咸,经过最开始的几个月后,烤鸭就无人问津了。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安徽的烤鸭帮就派人去北京学习北京烤鸭的做法,比如用小刀将鸭肉切片,再包上面饼,裹上葱条,他们甚至根据杭州人的口味自制甜面酱。

  发展到后来,安徽烤鸭队伍甚至开始规范经营范围,比如在德胜东村有人开了店铺后,就不会再有第二家同地区的烤鸭店。

  而前文所述的含山县装修工牌子的创立也不是一帆风顺,据王启峻介绍,实际上,含山的装修工在技术上也没有特别的优势,他们的优势就在于守信,比如工期预定是三个月的,哪怕牺牲休息时间也要按期交付,当然还要保证工程质量。

  天津包子则更绝,这些安庆人先是学会了天津包子的做法,在掌握杭州人的口味习惯后,就改变了天津包子的传统做法,比如在鲜肉包里加入鸡汁,使口味更好。现在,这批安庆人做的天津包子也就自成一派了。

  “民工品牌”经济学解说

  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相关研究人员曾对“民工品牌”做过分析。上个世纪80年代,温州人组成商帮,到武汉、长沙等地经营服饰、皮革,最后逐渐打出了知名度。现在的“民工品牌”就是商帮的初始概念。

  这些行业的从业人员都来自于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为了满足财富的初始需求而产生了初始创业的激情。而他们进入的行业往往门槛比较低,原材料都可以在当地解决,而且一旦经营不善,能够很从容脱身。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他们的从业人员通常都来自于同一个县城甚至同一个乡镇,技术传播的成本就相对于一般的加盟连锁形式低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