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杭州西湖景区1名户外运动爱好者意外猝死(图)

事故发生现场。周金友/摄

  昨天,在杭州西湖景区狮峰附近不幸发生驴友(户外运动爱好者自称词)意外猝死事件。

  意外事件发生在由杭州市体育总会主办、旅途中国网站等单位承办的第二届旅途中国驴友节山地越野竞技赛上。死者叶伟,出生于1977年,我省丽水市人,本次率“南方部落队”来参加比赛,担任领队并兼队员参赛。

  杭州市体总发布情况说明

  昨晚,杭州市体育总会对此意外有了一个初步情况说明。这份情况说明称,5月29日叶伟一行5人于8:20从大清谷出发,行走两小时左右,行进途中叶伟反应身体不适,10:00到达狮峰附近,叶伟出现嘴唇发白等情况,同行队友当场做了些急救措施。10:20分赛事组委会接到叶伟同行队员的求助,30分钟内工作人员从五云山赶过去急救,赛事组委会的救护人员做了电话指导急救。120、110人员11:00到达现场,医生到达时,确认叶伟已死亡。13:00送到浙江省117医院。死亡原因待医院和有关部门进一步查明。目前,杭州市体育局已合同市体育总会成立了五人小组对此事进行调查。

  遇难的是丽水资深“老驴”

  正在采访该项赛事的本报记者在事发后第一时间了解了意外发生的经过。

  据死者队友“起舞”(网名,户外运动爱好者相互间大多以网名互称)介绍,昨天上午八点半左右,比赛开始,来自全国的28支参赛队分组前后从大清谷出发,每队参赛队员为5人,需负重跨越群山到终点西湖体育馆,全程大约20公里。“南方部落队”于第六组出发。“‘风信子’(死者叶伟的网名)是六年的‘老驴’了,平时身体状况非常好,是我们的老大,丽水的各种户外运动大多是由他组织的。上个月在丽水办的一次户外赛上,我们是冠军队。”“起舞”告诉记者,“真是想不到他会出这样的事。”

  队友和游客现场施救

  “在经过第二个打卡点后不久,我突然听到跑在后边的‘阿洪’叫我,说是‘风信子’出了问题。我当时在前边30米左右,马上返回,发现他已经昏迷。我摸了摸他的脉搏,发现他的脉搏已经很微弱,于是开始急救,但收效不大。当时附近有许多游客,其中一位年轻女子说她是某大医院重症病房护士,主动要求帮助施救,过了一会,她告诉我们人已经不行了。随后我们马上开始通过步话机和电话分别向组织方和110、120求救。”“起舞”大致介绍了当时的过程,“只是有一点,我们全程没有看到有救护队,只有义工和其他工作人员赶到现场,而直至120人员到来,也一直没有主办方提供的专业救护人员出现。”

  记者问起参赛前队员们有没有提供体检报告,“起舞”略犹豫后说,“没有,主办方也没有要求。”

  “起舞”还介绍,前天下午整个活动就在大清谷展开,当天下午有户外急救训练等,晚上则是篝火晚会,并集体扎营过夜。当天的活动结束后,“考虑到第二天的比赛,我们九点多就睡下了,睡得很好。”他说。不过,记者听说当晚有的驴友唱歌直至凌晨,还听到有驴友抱怨扎营在草地上因虫扰而睡眠不佳。

  驴友遇险时有发生

  不幸已经发生,调查虽然尚未有明确结果,但此次意外再一次对日益兴盛的户外运动和大型赛事组织敲响了警钟。

  2005年3月,杭州驴友周睿在临安清凉峰下落不明,经多方十余天寻找才找到他的遗体;同一地点,2007年10月又有三名上海驴友迷路,所幸的是通过求救得以脱险;同样,2005年10月16日,北京马拉松比赛也曾发生参赛选手猝死事故。

  近年来,这样的消息不时见诸各方报端,教训是十分惨痛的。

  暴露时下户外运动两大软肋

  昨日,在终点处等候驴友的杭州某户外用品专营店老板在得知噩耗时,沉吟了许久郑重地对记者说:“这事对我们真是个教训,以后再组织活动一定要把安全放在首位。”他说,此事暴露了目前一些赛事、活动的两大弊端,其一是户外运动赛事的门槛过低,主办方不要求参赛者提供体检报告和相应参赛经历,参赛方不做好相应体检,未掌握相应户外技能、急救方法;其二,往往一些赛事既没有救治预案,也缺乏实际的救援队伍、设施和有效措施。

  对此,他举例说,曾看到一些赛事配备了救护车,但没过多久就已离去,“大部分的赛事活动还没有这样的举措,而配备了救援人员的却甚至连医生自己都不重视,难怪悲剧会不时发生。”